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方舱医院一床难求,我们应该通过怎样的手段帮助医生分诊? | 科技战疫

子鼠年前,方骢博士来到武汉出差,工作繁忙,身为武汉人的方骢还没来得及回家看看老人孩子就先直奔了医院。这时候,即便她隐约感觉这是一场“不同寻常的肺炎”,但依然不会料到,三天之后,武汉会“封城”……

 

彼时的武汉已有诡谲的氛围,前线的医生已经察觉到了有一种不寻常的病毒在流窜,但百家之中“过早”、宵夜依旧;有些店铺则已闭门停业,店主开始为新春佳节筹备团圆饭,或是踏上回乡之旅。这个时候。并非所有人都在关注疫情,百姓们的生活仍处在安乐之中。

 

1月20日,趁着周一工作日,方骢来着疑虑来到了武汉协和医院拜访。此时官方虽未将病毒定性,但协和医院已比平日更加忙碌。从门诊大厅到影像科,路过的一些行人已经带上了口罩,除此以外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作为医疗行业从业者,方骢那天带了口罩前往协和。

 

A医生是方骢的老友,自依图医疗的AI辅助系统进入武汉协和医院后,各院区的胸C影像已基本采用“医生+AI”的方式进行阅片。不同以往见面会讨论产品性能等,那天A医生看到方骢在医院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劝她赶紧走,疫情苗头已经开始,带好口罩做好防护尽快离开医院。

 

第二天,钟南山院士表示新型肺炎确定存在人传人现象。于此同时,结束完出差的方骢则乘上了早班飞机回到了杭州,落地杭州的这一刻,注定这个春节不再平静。

 

研发


没人想到疫情爆发得如此之快,新冠肺炎病毒传染性如此之强。

 

回到杭州后的方骢,自发的开始了自我隔离,“觉得不太对”、“我们要做点什么”。这个时候,依图医疗的战疫前准备迅速展开。然而,春节将近,一些员工已经提前休假返程。除夕当天,依图医疗总裁CEO倪浩加到了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副院长施裕新的电话,表示希望借助人工智能分析系统来减轻医务人员超负荷的工作任务。立刻立项、组建新冠项目组,超过百人的团队开始异地办公,商议驰援武汉的战“疫”方针。电话会中,医生现在需要什么?数据怎么来?工作站如何安置?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

 

统筹意见后,依图医疗决定先打造针对于新冠肺炎智能评价系统,解决提高医生诊断效率这一燃眉之急;工作站方面则可寻求身处武汉的同事帮忙部署。对于数据获取这个问题,是直接寻求武汉合作医院的帮助,还是武汉之外寻找数据,成为了会议讨论的焦点之一。

 

作为上海区域新冠肺炎重点收治单位,上海区域新冠肺炎重点收治单位——上海公卫临床中心身处一线,压力如山。他们希望能够尽快将人工智能技术运用起来,开发出对于新冠肺炎病毒具有针对性的AI软件,缓解公卫影像科CT照片量突增的巨大压力。双方目标统一,依图医疗立即开始了“AI+新冠胸部CT”新冠病毒肺炎软件的研发。

 

研发初期的困难仍在于数据。虽然上海公卫临床中心承担了大量疑似病例的检查,但确诊的病例却算不上多,且大部分确诊病例的患者状况并不严重,肺部存在病变但不明显。当然,这部分不明显的病变正是易于被医生忽略的病变,也是AI需要关注的重点。

 

“前期的重症‘大白肺’很少,很多患者肺部仅有些许磨玻璃影,总的来说,上海的新冠肺炎病例算不上多。”方骢告诉动脉网,“我们在2019年推进的小样本学习算法便在这里派上了用场。运用这个模型,我们仅需少量样本进行迭代,就能获取行之有效的算法。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四,四天时间,我们的AI算法便投入了上海公卫临床中心的影像科。”

 

此外,虽然武汉的疫情严重程度远超过任何城市,但从影像学表现来看,不同区域同等程度的病变在CT影像之中几乎没有差异,其特征与SARS相似,与其他类型肺炎有较为明显的区别。也正因为高度异地影像的高度相似性,依图医疗的远程开发没有受到太多的阻碍。

 

升级


在最初设计产品时,依图医疗的第一目的是实现“AI+新冠胸部CT”软件的“辅助诊断”功能,帮助医生提高诊断效率与诊断精确度,但随着深入临床一线,依图医疗的冠胸部CT系统也在不断进化。

 

方骢表示:“很多发热门诊每天都要扫描数百次CT,武汉的核心医院扫描则超过了四位数,AI能做的就是将影像分析、报告书写节省下来,帮助医生分析影像、将有效诊断信息自动录入报告模版。AI赋能后,医生分析单独影像的时间,从过去的10分钟缩短到了1分钟,实际临床验证下的筛查敏感性到达了97.3%,特异性则达到了99.0%。”

 

但诊断只是第一步,医生还需要根据患者症状的轻重把患者进行分类,并定期进行随访。“武汉市的重症收治床位如今一床难求,用于轻度中度症患者隔离的方舱医院也人满为患,外面很多患者都在等待床位。这个时候,医生需要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对患者进行精准判断,把患者分配到最适合其病症的医院,而对于已经拥有床位的患者,医生也需定期进行随访,观察不同时期患者影像之中磨玻璃影的变化,及时对症状加重的患者更新治疗方案,对症状减轻或痊愈的患者进行转移。这些工作都需要我们为医生给出详细的影像定量信息,作为判断的依据。”

 

如果没有人工智能,仅靠医生手动勾画,或利用经验进行判断,有效的分诊很难实现。“资深医生想要对确诊的患者进行全肺病灶勾勒,少至花费2-3小时,多至5-6小时。而我们通过分析全肺的密度曲线,将病变部分的直方图与正常人的CT值方图基线对比,并进行病灶逐层检出和像素级多色渲染,从而帮助医生对新冠常见的混合密度病变进行更直观的分析,整个过程仅用数秒就可以完成。”

 


据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反馈,经过临床验证发现,该系统的定量分析与医生的评价结果接近(相关性研究中R = 0.87,p < 0.001),显示出了高稳定性的诊断质量。也正是基于这一性能,医生借助于这一软件把大量轻症患者送入了方舱医院,更多患者得到了及时的治疗。

 

深入


前线医院战况紧急,隔离家中的人们同样需要关怀。

 

每年的一至三月为流感季,即便没有感染新冠病毒,人们也非常容易在这个季节经历感冒。但在关键时期,一咳嗽流涕就前往医院或许并非最好的解决方案。而在疫情时期,真假消息交融,新闻不“飞”一会儿,没人知道是真理还是谣言,在此情况下,人们的判断自然失去了标准。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帮助人们提升抗疫信心,缓解压力,依图医疗基于语音识别、自然语言处理和医学知识图谱技术,开发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疫小依医生”,提供面向大众的新冠肺炎科普、智能问诊及导诊,以及面向政府的区域疫情的智能监控及分析。

 


基于依图医疗的医学知识库,这个小程序能够根据患者输入的症状及身体信息为患者提供就医建议与相关科普知识,若患者的情况与新冠病毒患者相似,小程序则会立刻为患者提供最近发热门诊的挂号途径,而预问诊的方式也可大幅减少医生与患者的接触时间。

 

如今,“胸部CT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智能评价系统”已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湖北省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湖北省十堰市人民医院、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上海市第七人民医院、浙江省人民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浙江省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浙江省丽水市中心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等全国十几个省市的几十家医院上线应用并发挥积极作用。并且,来自全国医院的上线需求每天都在增加,该系统未来还将在更多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发挥作用。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疫小依医生”至今已经覆盖了上海,浙江,广东,四川,广西,江苏,河北等十几个省份的几十家医疗机构,及多地政府公众号平台和全国互联网平台上线应用并发挥积极作用。如上海一网通办,徐汇区政府公众号平台等。

 

回归


2月5日,依图医疗带着成熟的“AI+CT”影像软件回到了武汉协和医院,在该系统发布24小时内就完成了部署。而也正是2月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诊断标准,将湖北省内具有影像学特征的疑似病例定义为“临床诊断病例”,“CT影像为官方所点名后,单日诊断量又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方骢说,“有些医院甚至要求患者进院先去扫个CT。”

 

但也因为此,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依图团队更加感受到自身工作的价值所在。在所有溢美之词中,最让方骢所动容的是一位影像科医生发送的微信消息——“每天靠依图活命”,这大概是对于依图最大的褒奖。

 

“回想20号我去医院时,A医生对我说:‘怎么还在这里?赶快离开武汉吧’。这些点滴一直激励着我——他们身处一线,临危不惧,却让其他人赶紧离开危险,守护着家人和朋友……同为医疗圈内人,我们也应通过我们的方式尽自己的一份力。”

 

时至今日,武汉已经封城一个月有余,医生们依旧站在最前面,终究换来了可贵的疫情转机。


而科技企业们这次也坚定的站在了他们身后,用科技的力量提供支持。

 

问及这一个月除了紧张赶项目、战疫情,还有什么最难忘的事。方骢想起了武汉家中的女儿:“昨天她用语音告诉我,‘妈妈我今天在阳台上放风’,‘监狱’术语已经很成熟了。”

 

无论是医生,还是医疗创业者,每一个逆行之人既是伟大,却也平凡。

 

战疫之中的每一刻点滴,都值得我们去记忆。

深圳秋季医疗器械展览会                 深圳国际医疗器械展览会                     深圳医疗器械展览会                2020年深圳秋季医疗器械展览会                   2020年深圳国际医疗器械展览会                   2020年深圳医疗器械展览会                  深圳医博会                    深圳医疗展                  深圳医疗器械全国会                2020年深圳秋季医疗器械全国会         http://www.bjmedexpo.cn/